谁来控股哈药?“新盖中盖”被神秘资本厚朴投资锁定 悬念陡生

  来源:时间财经

  传厚朴参与格力混改。

  磕磕绊绊的15年混改之路,哈药集团终于到了临门一脚。

  8月11日,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集团”)旗下上市平台哈药股份、人民同泰双双发布公告称,哈药集团接到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哈尔滨市国资委”)批复,同意重庆哈珀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重庆哈珀”)、天津黑马祺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马祺航”)对哈药集团的增资。在增资完成后,哈药集团由国有控股企业变为国有参股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重庆哈珀与黑马祺航,分别以现金约8.05亿元、4.03亿元获得哈药集团股份10%、5%。本次增资完成后,哈药集团股权结构为:哈尔滨市国资委持股38.25%,中信冰岛、华平冰岛、黑龙江中信分别持股19.125%、18.7%、0.425%,国企重组公司持股8.5%,重庆哈珀持股10%,黑马祺航持股5%。

  截至8月12日收盘,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哈药股份)收于3.70元/股,上涨5.71%,哈药集团人民同泰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人民同泰)收于6.24元/股,上涨2.80%。

  某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哈药集团目前关键问题在于公司产品品种差,没有新药问世。目前哈药集团大多是广告产品,如人们熟知的“蓝瓶的钙”,此外以抗生素为主,现在抗生素被严格规范使用,销售受到不小的影响。另外,公司组织机构臃肿,管理很差,“几个厂都快倒闭了。”

  对于为何选择该两个企业参与混改,哈药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回应时间财经表示,这是集团在公开征集增资扩股事宜的意向投资者后,通过报名筛选最后得出的结果,具体公司情况见公司公告。

  背后竟是这两位大佬

  此次参与哈药集团混改的两家企业,乍一看并不起眼。重庆哈珀为合伙企业,成立于2019年7月4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哈珀投资咨询(珠海)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珠海哈珀),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为陈蕊。该公司和另一合伙人Harbour Pharmaceutical Investment Co. Limited均6月才成立。认缴出资额为15亿元。公开资料中未查询到其此前有对外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陈蕊,同时也是厚朴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此前信息显示,陈蕊为厚朴投资管理公司财务总监。

  厚朴投资是一家在2007年组建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采用国际PE行业常用的有限合伙制,由高盛高华董事长方风雷、原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原大中华区主席何潮辉、原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原联席主管王忠信联合创办,可谓含着金汤匙出生。

  尤其是目前的领军人物方风雷,是国内投行业的元老之一。

  方风雷

  厚朴投资首期基金融资额于2008年完成,远超原计划20亿美元,结果超额募得25亿美元,原拟投资10亿美元的淡马锡最终只获得了8亿美元多的投资额度,高盛则所投超过3亿美元。媒体曾评论称,“高盛集团很少向其他机构经营的私人资本运营基金投资,此次入股厚朴基金实属罕见。”有意思的是,资本雄厚的厚朴基金,却没有官网,可查的仅有厚朴金控,在外界看来颇为神秘。

  据《证券日报》报道称,针对格力电器混改流出的15%股权,厚朴投资领衔的财团动作频频,拟参与竞购。报道还称,厚朴投资及其关联公司在5个月内连续在珠海成立多家公司,主营均为投资,且其重要人员在这些公司里任法人或高管,这或是为收购格力电器的股权而进行的铺垫。

  令人意外的是,刚成立的珠海哈珀先通过重庆哈珀参与到哈药的混改。不过相对于厚朴投资此前的手笔,此次入股哈药集团的资金并不算大。

  哈药集团混改的另一位参与者黑马祺航成立于2018年4月8日,法人周晶,注册资本1000万元。目前公司对外投资了4家企业,均和医药行业无关。有意思的是,时间财经发现,周晶与自然人周丽丽同时在天津拥有3家名字即为相近的公司:天津黑马祺耀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天津黑马祺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天津黑马祺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家公司资料显示,周晶曾为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是中国一家在线游戏开发和运营商。2007年12月份从搜狐分拆为一家独立公司,于2009年4月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2017年,畅游公司今日宣布,周晶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辞呈,辞去其首席财务官职位。

  畅游官网显示,周晶于2003年8月加入搜狐公司,拥有多年的资本运作项目经验,参与了搜狐集团所有资本相关项目,拥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学士学位,悉尼大学法学硕士学位,清华大学及INSEAD(欧洲工商管理学院)EMBA学位。

  时间财经致电天眼查显示的黑马祺航联系电话,对方表示目前不便就公司本身以及入股哈药集团事项进行更多信息公开。

  OTC之王能再崛起吗?

  哈药集团是哈尔滨市支柱国企,耳熟能详的“蓝瓶的钙,好喝的钙”“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新盖中盖”等广告语,让哈药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品牌价值一度达到160亿元,哈药集团也被称为OTC(非处方药)之王。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5年到2010年,哈药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哈药股份营收从85亿元增长到125亿元,净利润从4.56亿元增长至11.3亿元。哈药集团从2006年至2010年连续五年位居中国制药工业企业百强的第一名。

  但是在2010年达到辉煌的顶峰之后,哈药集团迅速跌落。财报数据显示,哈药股份的营收自2013年以来已经持续五年下滑,实现营收分别为180.92亿元、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可见,公司2017年营收跌倒了2010年的水平;净利润仅为2010年的一半。

  有观点将哈药集团“大面积广告轰炸+明星代言”的模式专门总结为“哈药模式”。该模式帮助哈药集团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普药和OTC时代脱颖而出。但如今市场已变,哈药却没跟上步伐。

  2018年,哈药股份营业收入108亿元,下降10.02%,归母净利润仅3.46亿元,下降14.95%。一季度情况更为堪忧,哈药股份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收26.74亿元,同比下滑6.43%;净利润亏损1.4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4亿元。为此,哈药股份还遭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

  公司在回应中自述,公司医药工业、商业板块营业收入最近4年均呈现下滑趋势;从产品结构看,抗感染类产品作为主要产品之一,营业收入规模、毛利率等均大幅下滑,原料药毛利率也为负等。与竞品企业相比,近几年公司一方面产品开发力度不够,缺乏新产品上市,另一方面不少产品因各种原因主动或被动停产,阶段性或永久退出市场。到2018年,公司共有211个产品(338个品规)在产在销,比2017年减少了201个品规,折合销售收入过亿元。

  此外,公司多款产品被监测到不合格。今年5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产的紫杉醇注射液不符合规定。哈药集团世一堂中药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的产品白矾、甘草(甘草片)、槟榔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被监测不合格,不合格原因分别是铵盐、含量测定、黄美曲毒素不符合规定。去年,全国药品抽查哈药股份子公司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诺捷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刺五加颗粒含量测定不符合要求。2016年国家保健食品安全监督抽查哈药集团制药六厂生产的保健品女士高盖牌钙片维C含量不合格。

  对于重庆哈珀和黑马祺航的加入对哈药集团将有多大的助益。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对时间财经表示,此次入股对哈药会有一定推动,引入厚朴将有助于投资方的话语权,但要看投资方能否真正推动哈药的整体发展,还是需要后续观察此次增资后哈药的后续动作。但上述业内人士并不认同,他认为小股东公司重大决策和改革方面,帮助不大。

责任编辑:陈志杰

获取畅游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changyou.meigushe.com 每天更新畅游股价畅游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畅游财报,不定期更新畅游研报评级